出身于贩毒家庭 现本色出演禁毒影视

2019年7月26日22:39:44 发表评论
摘要

曾身在贩毒家庭,年少无知入歧途,现拍摄公益禁毒宣传影视,传播正能量。

她,还是如花的年龄,却在强制隔离戒毒过程中。她曾身处贩毒家庭,她将亲人送进了牢房,自己则参与到禁毒公益节目创作和演出中来……今天,我们来听听她的故事……

禁毒公益节目

她叫晓童,20多岁的年纪,有着高挑的身材、爽朗的个性和阳光的笑容,如果走在大街上,她一定是回头率最高的那个女孩。可是她却偏偏出生在一个吸贩毒"大家庭"里,别人家过年发红包,他们家过年发的却是大包的"冰毒"。终于,舅舅、舅妈和姨妈们送的"小包"把她送进了扬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。2018年6月26日前夕,晓童一封检举信将家中的舅舅、舅妈和姨妈也送进了"高墙之内"。

晓童说:“你们可能不懂,出生在那样的家庭,那是怎样的一种感受。”

一年之后……

现在的晓童,已经是禁毒公益项目《归途》创作团队中的一员。去年,扬州市禁毒办联合有关单位启动该项目,策划、创作了一系列禁毒公益文艺节目,通过现场演出、网络直播等形式开展宣传。晓童和戒毒所的一部分教员、学员参演了小品《姐姐》。

戒毒学员

晓童:"演梅子就是演我自己!"

禁毒影视

在这个小品里面,我扮演的是一个富家女,家庭条件很好,有父母的宠爱关照,可是我依然误入了歧途。这和我本人的经历很相似。有人说"人生如戏",今天我自己演自己的故事。怎么说呢?以前和别人讲自己家里人吸毒、贩毒的事儿,会有一种自卑感。我觉得这次的主题更加有正能量,这次演绎正能量的东西,让我对未来的生活更渴望了。

《姐姐》里那些"伤痕累累"的女孩

禁毒故事

我饰演的角色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,从小缺乏家人的关爱,从而过早走向了社会,陷入了泥泞。我其实也是一个不幸福的孩子,我爸爸很早就去世了,我没有爸爸,我妈另组了家庭,我演的时候就带了这点情绪在里面。我就是在我父亲去世之后沾染上了毒品。

我是在夜总会工作的,有一次看到有客人在玩这个东西(冰毒),就觉得很好奇,后来客人喊我也试试,我就试试了。那个时候,我觉得吸食冰毒是一件非常"有面子"的事情。直到后来,我吸食冰毒被警方发现,我为了不被抓到,就从四楼上跳了下去,你看到我腿上的伤没有,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,还有我腰部的伤也是。后来我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,坐在轮椅上也坐了一年多。伤是治愈了,但是这些伤口却永远也抹不去了。

受伤的手腕

我20岁就碰毒品了,是好奇让我染上了毒瘾。你看到我手腕和手臂上的这些伤痕没有,这些都是我毒瘾发作的时候,特别难受,有时候用刀片割手腕,有时候用烟头烫自己,你看这些伤疤。

戒毒所管教祖跃华:

戒毒一方面是身体的毒瘾,更重要的就是心瘾。在这个小品的彩排过程中,我饰演管教“华姐”,其实就是自己演自己。我和戒毒人员一起对台词,一起交流,拉近了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,我是把她们当成自己亲人一样的。我想这样一种舞台艺术的方式会更加容易帮助她们树立自信,远离毒品。

小品《姐姐》导演孙海平:

我一直都在想我能做点什么对年轻人有帮助,如果有这方面的志愿者,我是会积极参与。我太了解毒品对家庭对社会的危害了,因为我自己身边就有被毒品危害的年轻人。比如像梅子这样的人,看了这个小品之后就会了解到,如果遭遇挫折经受不起诱惑就会误入歧途。应该说这个小品的社会意义就是让更多人远离毒品,不迷路。

转自中国禁毒,供稿:扬州市禁毒办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